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

亏损40亿的华谊兄弟否认调节利润,多家影视公司商誉大幅减值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4日电(赵佳然)近日,部分影视传媒类上市公司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其中,预亏约40亿元的华谊兄弟收到关注函,要求其说明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合理性。除华谊兄弟外,万达电影、北京文化等多家影视公司也出现了商誉减值的情况。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4日电(赵佳然)近日,部分影视传媒类上市公司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其中,预亏约40亿元的华谊兄弟收到关注函,要求其说明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合理性。除华谊兄弟外,万达电影、北京文化等多家影视公司也出现了商誉减值的情况。

在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后,深交所向华谊兄弟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导致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包括各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另外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2月13日晚,华谊兄弟回复关注函,称不存在公司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公司还称,经过初步测算,2019年拟对包括商誉,长期股权投资在内的部分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共计约26.8亿元,其中,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5.9亿元,长期股权投资拟计提减值准备金额高达17.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曾在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华谊兄弟说明形成商誉各标的是否存在减值风险,而公司回复称,形成商誉各标的未发现存在减值迹象。

从华谊兄弟此前披露的2019年业绩预告来看,预计公司2019年亏损约39.67亿元-39.62亿元。对比2018年度营收下降1.40%,亏损10.93亿元。

业绩方面,报告期内公司上映的影片包括《云南虫谷》《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只有芸知道》等,报告期内电影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

华谊兄弟在回复关注函时称,公司2019年业绩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为: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报告期内上映的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报告期内公司电视剧播出数量有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下降。

关于此次疫情期间公司的战略措施,华谊兄弟董秘近日回复投资人时称,公司会开源节流,并会在未来加强与互联网平台方的合作。1月27日,公司参与出品的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已在网络平台播出。

据悉,此前华谊兄弟已缺席2020年春节档,称公司无参与的电影项目在春节期间上映。

无独有偶,万达电影、北京文化等多家影视公司近期也因商誉减值收到关注函。

万达电影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拟对其并购的影城、时光网、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45元-55亿元,预计2019年公司亏损33亿元-45亿元。随后,公司就商誉减值等问题受到关注函。

万达电影回复关注函称,2019年上半年、前三季度全国观影人次与总票房较上年同期双双下降,行业出现明显拐点,票房收入大幅下滑;而公司广告业务资产组也首次出现经营亏损,且亏损金额较大。

而北京文化旗下子公司也因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从而致使北京文化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7亿元-14.7亿元。在回复关注函时,公司表示,子公司因管理团队流失、全年电视剧发行数量下滑、艺人经纪行业受到较大冲击等原因,导致业绩下滑明显。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是各影视公司需面临的重大问题。此前,春节档电影纷纷撤档,多个影视剧组已宣布暂时停工或延期开机。券商方面也对未来影视行业的发展分析作出了调整。

东方金诚分析称,对于电影制作方,疫情对电影制作企业的直接影响是改档导致其预期票房和现金流出现不确定性,对中小制作企业构成较大压力。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大荧幕观影需求向电视和视频网站转移,预计电视剧行业需求端有望改善,但若疫情风险解除时点偏晚,电视剧线下拍摄持续延期将加重电视剧制作企业成本控制压力。

从中长期来看,东方金诚认为,疫情期间观众的观影需求被压制,在疫情远去之后,观影需求将得到集中释放,2021年影视行业有望触底反弹。此外疫情的影响导致行业内中小影视企业加速出清,行业集中度有望提升。(中新经纬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最新资讯网-实时新闻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o2o1111.com/18111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